html模版沒瞭山影和梅長蘇的《瑯琊榜2》,正午陽光想幹什麼?
藍鯨娛樂11月2日文:去年9月,《瑯琊榜1》開播瞭。作為一部優質大型古裝劇,它靠著品質說話,在豆瓣的評分甚至高達9.2分。

《瑯琊榜1》作為救觀眾於水火的一股清流。自首播以來就一路開掛,好評如潮,目前已達到47.62億的播放量。“遍識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網友紛紛直呼不過癮,呼喚胡歌能夠繼續參演《瑯琊榜2》。

而今《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瑯琊榜2》)確定在今年11月開拍,但是說好的胡歌、凱凱王卻一個沒見著,主演來瞭一番大換血。

其實,梅宗主早在金鷹節頒獎典禮上就承認過不拍《瑯琊榜2》,他在感謝所有人的同時也表示瞭:“我覺得離開是對戲最好的保護,就讓它停留在觀眾的心裡。”

不過,《瑯琊榜2》的導演、編劇等幕後都是去年《瑯琊榜》的原班人馬,曾制造多部現象級制作的東陽正午陽光此番能否繼續推出高水準的《瑯琊榜2》呢?

資本入駐,正午陽光與山影分道揚鑣

正午陽光成立於2011年,公司的主創團隊是俗稱“鐵三角”的侯鴻亮、孔笙、李雪三人,這三人都曾是山東影視傳媒集團制作中心的核心人物,都有著攝影出身、轉行導演的從業經歷。侯鴻亮1992年入行,如今在團隊中擔任制片人的職務,而著名導演孔笙和李雪則繼續做著導演。

這個團隊曾制作過《生死線》、《溫州一傢人》、《北平無戰事》等口碑之作,從電影鏡頭到構圖應用,無一不滲透著純熟的專業技巧,再加上道具與後期制作,使得坊間常年流傳著“山影出品,必屬精品”的佳話。但遺憾的是,這些作品當時並未體現出高額的商業價值。

從老東傢出走到獨立創作,新的影視項目滲透瞭他們全新的創作理念。《瑯琊榜1》單輪版權收入就超過瞭3億元,《偽裝者》收視破2%,而《歡樂頌》則成瞭街頭巷尾男女老少的必備談資,同時無一例外的,這些作品在豆瓣上的評分高居不下。

與過去相比,“鐵三角”挑選的劇本題材不再局限於鄉情或是國仇傢恨,而是逐漸對準瞭年輕人的審美趣味,這個曾經專註文化劇20年的團隊總算兼顧瞭市場的考量。

據悉,正午陽光已與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有合作,這傢公司的董事長是原上海電視臺臺長黎瑞剛。雙方正式確立這層關系在今年1月底,一傢名為“蘇州志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蘇州志厚投資”)公司在1月25日開始成為瞭正午陽光的第一大股東。公開資料顯示,蘇州志厚投資屬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旗下。

與此同時,企鵝影業也迅速搭建瞭與正午陽光的合作關系,旗下作品《鬼吹燈》更獲得單集投資500萬元的高價。

而山影與正午陽光之間的從屬關系相信已經無需贅述,侯鴻亮作為這兩者之間的關系人,串聯起瞭這兩傢公司的關系。東陽正午陽光去年的三大代表作《偽裝者》、《瑯琊榜》以及《歡樂頌》的出品方均能看到山影的身影。

我們可以看到,東陽正午陽光的法人代表是孔笙,他曾經是山東電影電視劇制作中心導演。也跟侯鴻亮一樣是山影前員工。

2014年12月30日,正午陽光這個創業團隊,又吸納瞭冷婧、陸維、李化冰為股東,這些人都是正午陽光團隊的員工。比如陸維其實是團隊的策劃總監、李化冰是公司副總。而侯鴻亮也是在此時,正式露面成為正午陽光的第一大股東。

正在開拍的電視劇《歡樂頌2》的出品方名單中依然可以看到山影的名字,然而在這部即將開拍的電視劇《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的出品方名單中卻不見山影的蹤影,另外正午陽光已經開拍的電影《得閑謹制》的出品方同樣沒有山影的名字,正午陽光大刀闊斧的“另起爐灶”確實耐人尋味。

雖然制作團隊還是那個團隊,但是從2011年正午陽光成立以來所有的代表作都有大哥山影參與其中,而今脫離山影開拍《瑯琊榜2》這樣的試水舉動,現象級的再制造更是蒙上瞭一層迷霧。

再說一說《得閑謹制》這一部電影,作為孔笙、侯鴻亮與蘭曉龍的再度合作,擱電視劇制作團隊裡來說這是頂配,但畢竟也是初涉大熒幕的試水。

處女座劇組如何在續集上取得不敗之地?

很多好的作品獲得不錯的收視和關註度後,片方就趁勢推出續集,但往往觀眾對於續集的認可度就大打折扣。

以今年的高口碑網劇《餘罪》為例。網劇《餘罪》分兩季播出,第一季,遠遠高出近期網劇甚至國產劇平均水準,緊湊的劇情,各有特色的人物。因為反派們基本還沒有出場,出現的劇情bug還勉強能夠接受,幾大看點也給第二季攢瞭很多的粉絲。

但到瞭第二季,餘罪和他的兄弟們組團當臥底,打入敵人內部,反派們粉墨登場,然後智商集體掉線。讓人一度懷疑編劇已經換瞭一個人,劇情BUG簡直數都數不過來

顯而易見的是,第二季的口碑遠不如第一季。評分也從第一集的8.5降至第二季的7.5。



佳作在前,《瑯琊榜2》壓力山大。

《瑯琊榜1》的劇組被稱為“處女座”劇組,第二部依然是由這個“處女座”劇組來制作,所以關於“三分法則”、“對角線構圖”、“黃金螺旋”等等摳到瞭極致的視覺構圖自然不需要擔心瞭。

所有人都正確地右衽瞭。右衽是漢族的象征,簡單說就是前襟要向右(穿的時候要左邊在上)。

黃金分割、黃金螺旋、V shape,這拍攝手段,這敬業情操,跟這個追求極致完美的“花瓶”一毛一樣,足以讓矯情顏值控處女座爽得妥妥的。

《瑯琊榜1》的角色已經深入人心,《瑯琊榜2》需要面臨的是觀眾對於梅長蘇、靖王等人的懷念以及在劇本上與第一季的比較。

《瑯琊榜1》由小說改編而來,而原著《瑯琊榜》小說從2007年就開始連載,當時被稱為架空歷史年度網絡最佳小說,並且在起點中文網排名中持續位於榜首。簡單地說《瑯琊榜》經過瞭時間的考驗,並且有改編的完善。

《瑯琊榜2》從名稱來看盡管與電視劇《瑯琊榜》結局靖王寫下的“長林軍”有著意味深長的聯系,但始終缺乏小說原型,並且劇本還沒寫完,這就使得《瑯琊榜2》劇本的優劣處於一個兩說的境地。

其次需要考慮的就是觀眾的羊群心理。電視劇《瑯琊榜》的現象級成功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一種營銷上的成功。



正午陽光在營銷上,向來出其不意,多部作品均可稱為口碑逆襲之作。《瑯琊榜》開播之際,收視率在0.5%以下,同時段排名第10,《歡樂頌》首播收視率0.567%,同時段排名第13,而隨著播出過半,收視紛紛超過1%,躍居收視寶座。幾乎每一部影視作品都是在開播一段時日才躍居收視第一,引發全網熱度,且網絡平臺的收視熱度遠高於電視平臺。

身處互聯網傳播的時代,迅速發酵的口碑已經開始實效地反作用於收視。此前微博上圍繞著《歡樂頌》的話題閱讀量已達37.4億次,劇組先是以“處女座細節控”的道具為話題,去天涯開帖、建微博,將劇中人物、情節在現實中進行還原,再經營銷大號轉發,利用公眾號跟進劇中經典臺詞,最後制作的眾多話題經觀眾們口耳相傳,展開輻射狀的裂變式傳播。

相比之下,《歡樂頌》傳播的速度就要比《瑯琊榜》時期快,播出不到1/3就已經逆襲至收視寶座,可見正午陽光在口碑營銷上下得瞭一手好棋。



如何再一次把控住觀眾的羊群心理,是《瑯琊榜2》能否再次成為現象級的重要因素。而“平反”營銷顯然已無法適用於第二部,另外從目前曝光的劇組信息來看,電視劇《瑯琊榜2》主要講述的將是蕭、蒙、林的故事,這就意味著眾粉絲心中的胡王CP組合大概率是看不到瞭。

年輕化的網劇模式是否符合網播與衛視同步

《瑯琊榜2》由正午陽光與愛奇藝聯合出品,同時制片人侯鴻亮也明確表示“《瑯琊榜》第二部要和網絡在一起,嘗試如何付費、如何與各種平臺結合,要做一些試水和創新。”

在《瑯琊榜1》中,各大視頻衛視裡愛奇藝的播放量效果最好,獲得瞭34.93億次點擊量。除瞭百度搜索帶來的流量外,愛奇藝最先購得《瑯琊榜》網絡獨傢播放權也有一定的優勢。愛奇藝版權管理中心總經理張語芯曾說,在《瑯琊榜1》還未開拍之前,愛奇藝就介入瞭該劇的購買競爭中。“

2015年,我國電視劇全天播出份額為26.2%,收視份額為30%,與2014年相比,播出份額相對增加,收視份額減少。同時,共有262部版權劇在互聯網視頻平臺播出。截至2015年,我國互聯網領域在播的電視劇總數達到10814部。

《報告》副主編、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海潮分析認為,媒體融合、網臺互動,使得我國電視劇行業充滿活力。在新的媒體生態下,電視劇在視頻市場中的“定海神針”作用得到進一步凸顯。

我國電視觀眾達到12.8億,網絡視頻、手機視頻用戶高達9.09億,電視、PC、手機端用戶電視劇喜愛度超過50%,電視劇復合渠道觀眾規模約11億。

互聯網用戶的受眾基本是年輕人,嚴格意義上講是新一代的主流觀眾,與之對應的則是年輕化的觀劇模式——拒絕中規中矩。

去年十月份開播的電視劇《他來瞭,請閉眼》是正午陽光與視頻平臺合作的首次試水。搜狐視頻是電視劇《他來瞭,請閉眼》的出品方之一,首播於搜狐視頻後“反向輸出”到東方衛視,這開啟瞭網劇的先例。



然而《他來瞭,請閉眼》的口碑卻不盡如人意,純愛偶像劇畫風的懸疑劇,豆瓣評分止步6.2,更有甚者表示這是“一部動態、加長版的霍建華個人寫真”。

而正午陽光與企鵝影業聯合出品的電視劇《如果蝸牛有愛情》即將走網播與衛視同步的路子,演員的選定以及海報的畫風同樣趨於偶像化,這與年輕化的網劇模式其中一類偶像劇化十分吻合。偶像劇化的受眾定位是絕大部分迷妹,然而這將會影響到另一部分人群的觀感。

“去年高顏值電視劇成為各大電視臺的標配。”清華大學教授尹鴻給出瞭他的觀察。在他看來,這實際上是粉絲的成長引起瞭電視劇行業的變化,甚至促成整個電影、電視劇的一線陣容出現“改朝換代”。

“2015年我國電視劇行業出現兩大現象。”尹鴻直言,兩大現象之一是電視劇兩極分化非常嚴重,一部分電視劇播出後默默無聞,收視率非常低,還有相當一部分電視劇根本就沒有播出機會,但與此同時,少量的電視劇卻創造瞭超過2%的收視率。

那部分收視率超過1%的電視劇,在互聯網平臺播出時,都會得到非常積極的響應。因此,電視窗口已成為互聯網窗口的重要推動器。過去互聯網窗口是第二窗口,現在則變成互相影響、互相帶動,所以兩者之間的關系不再僅僅是‘二傳手’的關系,而是互相帶動。

消息透露,《瑯琊榜2》明年可能將在視頻網站與衛視同步播出。那麼面對年輕化的網劇模式,會否同樣將選角與畫風趨向偶像化來迎合粉絲心理,抑或是另有他法來促使《瑯琊榜2》高口碑高收視,實現現象級的再制造仍存在許多未知數。

註:登於【藍鯨娛樂】(微信公眾號:lanjingyl,新浪微博:@藍鯨娛樂官微)。若有任何問題都請聯系我們,可直接留言,也可發郵件到yule@lanjinger.com。感謝。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開箱文

tp9fk46np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